畢夫修士:不只是會說話而已,還要知道為甚麼如此說話

當我大學正在思考聖召這條路時,最常看的一本就是,聖五殤畢奧神父傳,他是一位方濟嘉布遣會的聖人。我想,最初對初學的想像就是從那時候開始吧?對我來說,對這本書最深刻的一段就是畢奧神父入初學時期的心境。初學前他與母親非常要好,幾乎無話不談;所以當他初學不能回家時,心中很想念母親,直到懇親日那天才有機會與母親相見。在以前,如果畢奧神父與母親長時間不能相見,哪天見面時一定會深深的擁抱並暢談許久。但懇親日那天,基於初學的身分,不能家人相擁,也不能把心中想念已久的情感表露在臉上,只能自己暗自隱藏心中的想念,所以表現的非常嚴肅。母親一見到他不敢相信,自己拉拔長大的兒子居然一點都不想念自己,很傷心,甚至還對修會長上講了一句:「你們怎麼把我的兒子變成這樣?」。那段時間變成畢奧神父初學中最難熬的一刻。
  那時在我的想像中,初學就是如此:在修會的深處,不能與外界接觸,與親人斷絕聯繫,心中的情感要隱藏起來,要做好完全犧牲的準備。所以一想到初學,我就會認為自己要深吸很多口氣,才能進入這嚴厲的階段!這是我對初學的第一個憧憬。
  後來,我真的來到修會了。慶幸的是在望會期間,我有正在初學的學長們,雖然不真正知初學在做甚麼,但至少從旁觀看,對我入初學的想像有些改變。原本以為,初學不能與其他人說話,但學長們吃飯的時候還可以說到話。原本以為初學不能對外表露情感,但好像也不是。原來在不同時代、不同環境、不同導師的帶領下,初學的過程有太多的不一樣,不像我想的那麼一成不變。另外,我還觀察到了學長們在初學後的改變,(例如:變得更關心別人),再加上一直聽到其他弟兄說,初學是最值得回憶的階段,所以我想初學不一定只有一種,但一定是很有成
長的一個階段。

  現在我對初學有了不一樣的憧憬。我認為在初學中會花很多時間來學習至少幾件事:第一,學習到當一個會士最基本的知識,例如:作為一個會士,應該要了解修會的運作,還有天主教的教導是甚麼?第二,學習身為一名道明會士,心中所懷有的熱誠宣講的精神,不只是會說話而已,還要知道為甚麼如此說話,才不會淪為一個講話的機器;並且要言行一致,如同聖道明做的榜樣。最重要的是,培育成為在外表是修道人,在內心更是修道人;會院內是修道人,在外面也是修道人的道明會士。所以我想,初學的內容應該是很多元的,有團體活動,培養人際關係;有研讀,增長所需知識;有祈禱,與天主有更深入的關係;並且有神師會帶領我們檢視所有聖召路上的問題。我也認為,好好的過完初學後會有一大步的成長,為將來成為道明會士奠定一個好的基礎。

靈修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