​關於道明會士

「所以你們要去使萬民成爲門徒, 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給他們授洗,教訓他們遵守我所吩咐你們的一切。看!我同你們天天在一起,直到今世的終結。」(瑪二十八:19-20)

道明會,又譯為多明我會,多米尼克修會正式名稱為「宣道兄弟會」是天主教托缽修會的主要派別之一。會士均披黑色斗篷,因此被稱為「黑衣修士」,以區別於方濟會的「灰衣修士」和聖衣會的「白衣修士」。

宗徒們的確這樣做了。

他們四處擇路而行,他們的聲音宣講的是基督復活的喜訊和由此帶給人們的新生命,今天此聲音傳遍世界各地。

福音的宣講是宗徒們的使命;他們執行了此使命。然後,他們以耶穌基督的聖名將此使命託付於其他人,讓他們去宣講福音。這樣一年又一年,一個世紀又一個世紀,天主的聖言不斷在世界上回響,門徒們的數目也大大增加,世界各地都有了基督徒。事實上歐洲就被稱爲「基督宗教國家」。

然而,福音的宣講並不是一件一勞永逸的事,所以福音被人接受和相信並非宣講工作的完成。相反,信德是一種精神生命,就像我們現世的生命一樣,有高低起伏的階段,有爲種種阻礙和危險所環繞的可能,這樣我們就需要不斷地被加強,被更新,如果迷失了道路,就需要被召回。

除了日常信仰生活中常常出現在我們周圍的阻礙,一如罪惡的傾向,誘惑,犯罪的機會,和那些源於我們「墮落的本性」的諸般事情,人們對天主的信仰還常受到一些外在的力量的攻擊。所有這些內在或外在的影響,其目的只在於混淆我們對基督徒生活的理解和實踐,從而使教會的生活遭到破壞。

異端是信德的特殊敵人,而且常常是信德的致命敵人。它是「一種相反教會正統信仰的信念和實踐。」各種各樣的異端在教會史中常常出現,相反教會的某一個教導,誤導人們遠離真正的基督徒信仰和實踐。十二和十三世紀的歐洲對基督信仰非常堅強,但他們察覺到異端的出現和傳播,並見證了它給天主的子民所帶來的壞影響。亞爾比學說(如此稱呼是因爲它以現在法國南部的郎奎多(Languedoc)地區的一名叫亞爾比(Albi)的城市爲中心)是其中的異端之一。主張此學說的人相信古時摩尼教的創世二元論:一個是善,一個是惡;從之而來的是兩個境域:善(精神)和惡(物質)。

因爲所有物質的東西都是惡,所以從惡的角度看,人是自身肉體的囚犯,因而人的唯一救恩就是擯棄一切物質的東西,從而達到絕對的精神化境界。亞爾比教派接受聖經的部分道理,並自稱爲基督徒。其領導人被稱爲「完美者」(Perfecti),被認爲是福音最純正和最有權威的代言人。他們度嚴厲簡樸的生活,赤足四處活動,宣講自己的教義。在此過程中他們蔑視了教會的權威,抛棄了教會的許多教導,最終導致了天主教會內生活的分裂和破壞。他們所到之處,破壞也緊隨而至。

然而,在人看來沒有希望的情況,卻在天主的大能護佑下成爲教會歷史上燦爛的新篇章;因爲就在亞爾比教派的領域內,經過一系列看似不相干的事件和教宗依諾森三世(Innocent III)的干預,在1206年,天主召叫一個人名叫道明‧古斯曼(Dominic de Guzman)。

儘管這工作突入突如其來,然而道明早已爲之作好了準備。1170年或1171年,道明誕生在西班牙卡斯提(Castile)王國布爾哥斯(Burgos)省的的卡拉路加(Caleruega)小村。年幼時跟隨他的叔叔,鄰近城市的主任司鐸學習,後進入帕倫西亞(Palencia)大學,在那裏他用六年的時間完成文學七藝,隨後的四年中學習神學和聖經。進多後他加入奧斯瑪(Osma)教區,主教座堂的詠經司鐸團。在那裏所住的都是搞創作的人和神學家,他們度著一種隱退的修會生活,從而正成爲「福音者」(Vir evangelicus)。交給他一本書,並命令他說:「你去傳揚福音」。

在經過這樣完整系統的知識和靈修培訓後,正值而立之年的道明,爲成爲「使徒者」(Vir apostolicus)做好了充分準備;此不但與教宗的呼籲相符,而且是他生命中新的召叫。根據道明會的傳統,在一次神視中聖伯多和聖保祿顯現給聖道明,前者給了他一根拐杖,後者在那裏所住的都是搞創作的人和神學家,他們度著一種隱退的修會生活,從而正成爲「福音者」(Vir evangelicus)。在經過這樣完整系統的知識和靈修培訓後,正值而立之年的道明,爲成爲「使徒者」(Vir apostolicus)做好了充分準備;此不但與教宗的呼籲相符,而且是他生命中新的召叫。根據道明會的傳統,在一次神視中聖伯多和聖保祿顯現給聖道明,前者給了他一根拐杖,後者交給他一本書,並命令他說:「你去傳揚福音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