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,你在這裡等著我

主,我來了,你在這裡等著我。我有困難時,我來了。我來到你台前請求你的幫助。你總是靜靜地,獨自在聖體櫃內期盼著我來。我慚愧,有困難了,才會想到你。我含羞地前來,想和你談談,談談我的想法,更進一步認識你,想將你存留在我的心裡,無論何時我都要信賴你。我知道,以我現在的處境,根本不配擁有你。但是主,打心底,我是渴望我的改變,與你結合。縱然我的軟弱,我的過犯一直阻礙著我與你關係的進展。但是我明白,你一直在我身旁,不離不棄。

主,我朝拜你,因為你是至高的君王,天地的主宰。擁有無尚的尊威。你造生天地萬物,掌握審判之權。有時,我來朝拜你是帶有敬畏之情,尊崇你的權威而來。是的,因為我頑劣,若不是你的權威震懾我,恐怕我已走上背離你的心硬之路。

主,我朝拜你,因為你是我至慈至愛之父母。你以無比的愛愛著我,在你處才能感到安心,體會到溫暖。就像我小時候偎依在母親懷中,那裡便是我安全、幸福的世界,我無恐無懼,無憂無慮。可以睜開眼睛,好奇地環顧周圍;可以安詳地閉著小眼,小憩一會兒。我深深地記著,小時候有次快要考試,晚上,等堂裡沒有人,我就拿起掃把打算一個人掃地。心裡頭想:我在天主跟前勤快點兒,把聖堂掃一掃,希望天主高興,高興了就會達成我考個不錯成績的願望。妹妹找到我問我幹什麼,我就如是說了。於是她也拿起了掃把和我一起掃。至於後來的考試結果怎樣,我已記不清楚了。但 這種像孩子從父母那裡要“糖”吃,就得好好表現的甜蜜滋味,卻是永遠地存留在我心裡了。

主,我朝拜你,因為你是我的良醫。可以醫我病,愈我傷。那次,我的心裡很是傷痛,我真的很難過那道坎。我尋找你的安慰,坐在聖堂裡,向你訴說我的痛苦,我是如何的難受。後來是你的十字架安慰了我。你先是被如弟兄般的門徒出賣,後來其他的門徒如“樹倒猴孫散”地逃離,再到被釘前的種種戲弄、折磨、背負重木走完苦路。直到冰冷的鐵釘穿透那雙手,最後還帶刺冠被釘十字架上。但你毫無怨言,還為迫害你的人祈禱。你以如此大的愛鼓勵了我,讓我從痛苦中走出來。原來那顆良藥便是愛,是寬恕。

主,我朝拜你,因為我是你的朋友。你曾說:我不再稱你們為僕人,而稱你們為朋友。無論我是怎樣的,你都以不變的朋友身份相待我,甚至是我得罪你、叛離你時。因為你是我的朋友,我來到你跟前是為了和你談談心,就如知已一樣的談心。有時不知道說什麼,就坐會兒。因為我知道你在這裡,在聖體櫃內。你深愛著我,也在這裡等著我,哪怕只是在你跟前坐坐,我也覺得十分安心舒暢。

主,我朝拜你,因為你以各種各樣不同的方式愛著我,只為我回到你跟前。你這裡就是我的避難所,也是我面對困難時力量的泉源。主,願我朝拜你時,不再有那麼多的原因,而只是單單地為了你愛我。我也願更多的人同我一起來到你這裡,獲得生命和力量!

最後,就以聖詠第一百篇感謝你: “普世大地,請向上主歡呼,要興高采烈地事奉上主; 走到上主面前,應該歡呼! 你們應該明認雅威就是天主,他造成了我們,我們非他莫屬, 是他的人民,是他牧場的養隊。 高唱感恩歌邁向他的大門,吟詠讚美詩,進入他的宮庭, 向他致謝,並讚美他的聖名。 因為上主良善寬仁,他的慈愛直到永恆, 他的忠信世世常存。”

1 次瀏覽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

雜談我的信仰

我成長在一個天主教家庭中,現在回想起來,我信仰的啟蒙與教育離不開我的媽媽。以前我沒有認真思考過信仰是什麼,對我有什麼意義。從小媽媽就將我帶去聖堂,望彌撒、過瞻禮,以前幾乎每個主日走路四十多分鐘去鄰村望彌撒。慢慢地似乎已成為一種生活的模式。若是哪次神父來了,家裡人都去望彌撒,而我卻偷偷留下來看電視。其實心裡一直忐忑不安,就像是作賊一般。 小時候一起玩兒、一起輔祭的夥伴們漸漸地和我一樣長大了。大了,就

活出喜樂

在此次年度避靜中,第一天下午神師講的道理便是喜樂。喜樂是人人都嚮往而追求的,每一個人都希望自己有一個喜樂的生命,但是事實卻並非如此。在我們的一生中,有的人雖然一帆風順,但也稱不上有一個喜樂的生命;有的人則是命途多舛,更是盼著心底的那份喜樂;有的人也沒有什麼大風大浪,但生命中還是期許喜樂。看來喜樂的生命並不普遍。 ​ 天主創造人類是為分享祂的生命,在祂那完滿無缺的生命中分享祂神聖的喜樂。但是由於人類

檢視自己

記得初學伊始寫了一往往篇《對初學的憧憬》的文章。現在回想起來,對那時即將開始的一年有憧憬,有期盼。計畫了些許想要達到的目標,如今時已過半也是時候檢視自己,瞻前顧後了。希望現在的反省有助於整理自己。在未來的路上能更有效地接近目標。 ​ 在團體生活中,雖然表面上看起來風平浪靜,但我想離「同心合意地度團體生活」的目標還是有一定的距離的。自我坦誠,雖然與大多數弟兄相處地還較融洽,但是還是可以明顯地感覺到自